搜索 [] 的結果

2020,多家藥企高管離職

  醫藥網1月10日訊 2020年,醫藥行業的人事變動仍在繼續,多家藥企高層離職。

 

  2020,多家藥企高管離職

 

  1月8日,上市公司天津力生制藥發布公告稱,董事會于近日收到副總經理馬霏霏的書面職務變動報告,馬霏霏因工作變動原因,不再擔任公司副總經理職務。

 

  除天津力生制藥外,自2020年1月1日以來,每天平均至少有一家藥企出現高管離職。

 

  1月1日,深圳翰宇藥業發布公告稱,原公司副總裁楊俊因個人原因辭去相應職務,離職后將不再擔任公司任何職務。

 

  同日,天泉藥業發布公告稱,董事會于2019年12月30日收到財務負責人吳海榮遞交的辭職報告,自2019年12月30日起辭職生效。吳海榮辭職后不再擔任天泉藥業其它職務。

 

  1月2日,佛慈制藥發布公告宣布了新一年的人事任命——包括聘任尚壽鵬為公司總經理,聘任王新海、呂芝瑛、馮曉云、柴國林、王迎春為公司副總經理等,其中呂芝瑛還將同時擔任財務總監和董事會秘書一職。

 

  1月2日,成立于2007年的全球性臨床CRO企業方恩醫藥發布消息,聘任資深國際CRO高管甄嶺為聯席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

 

  1月2日,江中藥業發布公告,宣布其原財務總監羅鵑申請辭職,在聘任新的財務總監之前,由公司財務部負責人李小俊代行財務總監職責。

 

  1月2日,普洛藥業發布公告稱,公司總經理祝方猛、高級副總經理徐新良、副總經理金旻已呈交辭職報告,三人皆因工作原因申請辭去現有職務。

 

  1月4日,葵花藥業發布公告稱,董事會已于近日收到公司副總經理、財務負責人張延輝的辭職報告,其表示因個人原因申請辭去公司相關職務。

 

  1月6日消息,春光藥裝發公告稱,董事會于2020年1月3日收到其他職務副總經理王銀遞交的辭職報告,自2020年1月6日起辭職生效。

 

  此外,有消息顯示,原一心堂總裁趙飚自2019年11月換屆選舉后,已經不再是該公司董事及高管,有猜測指出其或已經從總裁的崗位上離職。

 

  變動背后,是更大的挑戰與壓力

 

  之所以說離職潮延續是因為——東方財富Choice數據統計顯示,2019年醫藥類上市公司的高管離職除了3月份以外,其余月份的離職人數都居高不下。

 

  具體來看,5月的離職人數最多,高達110人;4月、8月和9月的人數超50人,其中4月的離職人數為69人。

 

  具體來看,在過去的2019年,跨國藥企多達45位高管離職,涉及阿斯利康、諾華、禮來、羅氏、賽諾菲、BMS、GSK等藥企。

 

  除跨國藥企外,神奇制藥、江蘇吳中、麗珠集團、新華制藥、佛慈制藥、漢森制藥、通化金馬、現代制藥、華仁藥業、南京醫藥、中恒集團、衛光生物、太極集團、南華生物、羚銳制藥、精華制藥、海南海藥、金陵藥業、同仁堂國藥、通化東寶、葵花藥業等幾十家國內藥企均有董事長等高層管理人員離職。

 

  另有數據顯示,2018年以來,輝瑞,賽諾菲,諾華,GSK等知名跨國藥企在全球范圍內裁員總數已經接近2萬人。

 

  面對頻繁的人事變動,不少業內人士表示醫藥行業不景氣、一年比一年更難了。

 

  醫藥發展發展壓力的背后是隨著生活水平提高,人均壽命延長,越來越多的社會進入人口老齡化階段——醫療費用不斷增長,醫保籌資壓力增大,為了平衡籌資和支出,維持醫保基金的可持續發展,醫保作為購買方,控費需求增強。

 

  雖然醫藥行業被譽為永遠的朝陽行業,資本市場對生物技術和醫療健康的追捧僅次于IT和互聯網產業,但是在控費的壓力之下,有醫保相關人士對賽柏藍表示,降藥價是全球趨勢,美國也在出臺一系列法案試圖降低藥價。

 

  在控費需求之下,醫保局開始騰籠換鳥,無論是重點監控輔助用藥,砍掉用量大,濫用明顯的輔助用藥;還是國家組織藥品帶量采購,力圖擠干仿制藥價格水分并倒逼原研藥降價,亦或是醫保藥品談判,都對一眾藥企造成了不小的生存壓力。

 

  除購買方施壓外,藥物研發同質化,藥企投資回報率下降,開發新藥的成本不斷攀升也在加大對藥企的挑戰。

 

英国韦德官网- 英国伟德国际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