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 的結果

醫院“二次議價”那些事

  醫藥網5月13日訊 近年來,國家不斷強調藥品和醫用耗材“招采合一”,落實醫院的采購主體地位,鼓勵以醫聯體等各種形式開展議價以降低藥品耗材價格。隨著省級招標逐漸轉為準入平臺,多種形式的議價越來越普遍,而這其中,又以醫療機構(單體醫院或醫療集團)議價談判最為常見。

 

  一、醫院議價的政策背景

 

  說到醫院議價,就不得不提到另外一個較為敏感的詞語——“二次議價”。

 

  2010年7月,《關于印發醫療機構藥品集中采購工作規范的通知》發布,國家首次以正式文件的形式明確對二次議價的態度:醫療機構按照合同購銷藥品,不得進行“二次議價”。

 

  但較為戲劇化的是,2015年的《關于完善公立醫院藥品集中采購工作的指導意見》(國辦發〔2015〕7號)和2016年的《關于進一步改革完善藥品生產流通使用政策的若干意見》又賦予了“二次議價”名正言順的合法權利——在公立醫院改革試點城市,允許以市為單位在省級藥品集中采購平臺上自行采購;在全面推行醫保支付方式改革或已制定醫保藥品支付標準的地區,允許公立醫院在省級藥品集中采購平臺上聯合帶量、帶預算采購。

 

  耗材領域,國家并沒有明確態度,二次議價現象較為常見,另外隨著“掛網準入”模式的盛行,各地鼓勵以醫聯體、跨地區聯盟、專科聯盟以及醫療機構等形式帶量議價進一步降低耗材價格,“二次議價”的說法也就不再成立了。

 

  目前來看,各地議價項目較亂,議價規則不一,有的醫院議價結果共享就低趨同,有的在省級掛網+地市議價的基礎上醫院再次議價,有的“明扣變暗返”,有的強硬規定降幅······給企業帶來了很大的壓力。

 

  二、各類醫院多種花樣議價

 

  1、區分不同類別直接規定降幅

 

  廣東省在2018年底全面取消耗材加成,其后陸續有醫院發布通知,均強調“嚴格控制醫療費用”、“控制耗材成本及合理使用”,對院內在用耗材進行粗暴降價。

 

  今年2月,廣州市有兩所大三甲醫院發出醫用耗材降價通知,要求耗材供應商降價,自3月15日起執行。其中一家明確以供貨量的數額來區分降幅,另外一家則以產品單價來劃分降幅。近日,又有企業爆出廣東醫科大學附屬醫院通知骨科類、介入類和外科類的醫用耗材供應商議價,議價標準為在現行采購價上以不低于30%的基礎降價。

 

  2、“二次議價”風波不斷

 

  近些年政府乃至醫院的降價熱情異常高漲,“二次議價”風潮涌動:有的在地市集中招標結果上進一步議價談判,有的甚至形成了“省級掛網限價+地市議價談判+醫院強行壓價”的多次議價模式,典型地區即江西。

 

  2016和2017年,江西分兩批完成了對骨科等多類高值耗材的掛網工作; 2018年,新余、贛州和撫州三市相繼發布議價公告,對省內掛網的高值耗材(部分)組織(聯合)議價(帶量采購)。

 

  今年1月,贛州市唯一一家省直省管三甲醫院——贛南醫學院第一附屬醫院發布公告,根據2018年贛州高值耗材議價目錄及省高值耗材動態增補品種遴選出1292個產品進行議價采購。要求企業提供贛州市執行價(參考價)、江西省限價、贛醫一附院現行價、本次報價共4個價格,且本次報價必須低于前3個參考價。

 

  這也就意味著,本次遴選出的高值耗材價格很有可能是比全國最低價還要低的一個價格。對提供虛假信息的耗材企業,贛醫一附院將其列入“黑名單”,取消該企業所有產品在該院的配送權。

 

  此外,贛州市第三人民醫院也在4月份開啟部分耗材遴選,要求議價產品價格符合“兩個不高于”——不高于省、市標平臺最低成交價;不高于市直醫療機構采購價格。由醫院評審專家組綜合患者情況、樣品質量、價格等因素選定中標產品。

 

  3、談扣率、暗返點,五花八門

 

相關文章

英国韦德官网- 英国伟德国际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