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 的結果

疫情期間的心理健康需要“運動處方”

武漢兒童醫院內科樓18樓,身穿防護服的醫護人員帶領一群孩子做廣播體操的一幕登上近日的熱搜。據媒體報道,該醫院消化內科病房現被改造為確診新冠肺炎患兒病區,為照顧病區15位沒有家長陪護的小朋友,7位資深護士組成陪護專班,在治療之外輔導孩子功課,帶他們進行體育鍛煉。

“廣播操、八段錦、五禽戲、廣場舞、太極拳……”東部戰區總醫院淮安醫療區老年科副主任江海洋注意到,越來越多的體育運動方法出現在新冠肺炎救治一線,“除了強身健體,更能改善患者心理狀態、減輕壓力”。

作為資深馬拉松愛好者,江海洋很早就嘗試將“運動處方”用于臨床,并證實了體育鍛煉在慢性病防治、心理健康干預等方面的成效。因此,“運動處方”在這次疫情防控中同樣可以發揮作用,“雖然重癥患者暫不宜運動,但在治愈后心理重建的過程中,運動干預非常必要;對輕癥患者而言,可以根據身體狀況和所處環境選擇一些操作性強的運動,有助康復;而最迫切需要運動調節的則是一線醫護人員、工作者、志愿者和居家隔離的大眾,因為我們在保護自己不被病毒侵害的同時,也要提防焦慮和抑郁等負面情緒,有時心理病毒比新冠病毒更可怕。”

藏在生活里的“心理病毒”

“冬天、節假日、運動缺失、大的災難性事件都是導致人群普遍抑郁、焦慮危險上升或讓現有患者狀況加重的因素,而這次疫情幾乎幾個特征全具備了。”作為一名專業對抗抑郁焦慮癥的志愿者,會跑App創始人徐衛華曾有過用跑步擺脫抑郁癥的經歷,為讓更多人受益,他帶領團隊專注于抑郁焦慮癥和運動心理研究。

多個高危因素疊加,讓團隊很快在平臺上推出疫情期間的心理咨詢熱線,“春節以后,我們就頻頻收到很多人的求助甚至是求救信息。”徐衛華對中青報·中青網記者表示,“說‘求救’一點兒都不夸大,因為大家看得見的新冠肺炎會影響生命,看不見的抑郁焦慮同樣也影響生命。”尤其在疫情防控初期,信息不確定、生活方式突變、長期服藥斷供風險等疫情的綜合影響之下,“一些抑郁焦慮患者在短時間內病情快速惡化,甚至產生輕生念頭。”在他接觸的案例中,有患者在疫情初期最多算抑郁焦慮傾向,但疫情期間在家就待了一周,病情便快速惡化,出現很多軀體反應,給自己帶來了更大的痛苦,也給治療帶來了更大的困難。

線上求助的,除了正在與抑郁癥對抗的人群,也有來自湖北的用戶、新冠肺炎患者、奮戰在一線的醫護人員。“來自武漢和湖北其他地區的用戶情況比其他地方確實重一些,畢竟危險離得更近,自己一點身體反應都會引起恐慌,加劇心理負擔。”徐衛華注意到,而醫護人員心理部分的問題其實在大局下被掩蓋了,“他們每天壓力很大,面對很多未知,面對很多患者,也面對自己是否會感染的高度不確定性。”在團隊專家給出的多種建議中,始終有一條,“哪怕再難,時間再少,也爭取運動,比如在賓館房間內小跑30分鐘以上”。

但情緒的病毒并非只會侵襲風暴中心的人們。

新冠肺炎疫情暴發以來,“居家隔離”成為一場全民自覺的戰“疫”行動。人們在有限的空間內關注著那株看不見的病毒,“經歷了從不知道到知道,從不透明到逐漸透明,數據忽上忽下,各種似是而非的信息,各種悲觀的預測和警告,包括氣溶膠是否傳播、下水道是否安全、是否存在特別長的潛伏期、雙黃連需不需要搶購,等等,都帶來了更深層次的心理影響。”徐衛華表示,人們“宅”在家里,要對抗的不僅是病毒,還有爆炸式信息傳播帶來的不安、焦慮和對風暴中心人與事的過度共情。有用戶在心理咨詢平臺留言:“每天刷新聞,越刷越悲傷,疫情仿佛是一支催化劑,催生了我們內在的不安和抑郁。”

即便刻意讓自己不受疫情信息干擾,但生活方式的猛然轉變也必定會讓部分“憋壞了”的人們成為“易燃易爆”體質。

“與地震、火災等其他災難相比,這次疫情是蔓延開的,以人際傳播,因此,民眾心理的不安全感會更強,在一定程度上也阻隔了人際關系。”心理咨詢師、珍珠與心理品牌創始人張宇對中青報·中青網記者表示,從個體心理學角度,人們的幸福來源于人際關系,同樣煩惱也源于此,但一個不可忽視的問題是,很多人更擅長處理家庭以外的人際關系,關上房門,反而找不到和家人溝通的方法,因此,被疫情每天“圈”在家里的人們突然要面對以往被回避的溝通難題,因彼此生活方式的不同、對一事件呈現出的不同價值觀、自身體重增加、復工時間的不確定等,易導致一星之火,點燃情緒,“我們與家人的溝通缺少共情,不會表達愛,如果一些家庭成員之前的狀態沒調節好,這次疫情可能會讓矛盾凸顯,但也是正視問題的機會,畢竟不可能永遠回避”。

英国韦德官网- 英国伟德国际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