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 的結果

做好垃圾分類,守住家庭和社會的健康安全

全民抗疫時期,大家紛紛宅在家中,生活垃圾增量明顯。同時,大量用過的口罩、一次性手套、防護服等也成為新的垃圾增量,廢棄的口罩等防護用品該怎么扔?如果處理不好,很可能危害到家庭和社會的健康安全。

新冠肺炎兇險,一方面醫療廢物產生量劇增,另一方面涉疫情醫療廢物處置標準較高,再加上醫療廢物本身的危害性,都對疫情防控帶來挑戰。疫情面前,我們都是一個命運共同體,有無數白衣天使堅守一線治病救人,也有許多環衛工人和環保志愿者面對危險的醫療垃圾挺身而出,杜絕二次污染。如何確保醫療廢物的安全處置?除了政府部門實行多項舉措之外,我們作為普通人,做好垃圾分類,就是理所當然的分內之事,也是幫助社會把有限的醫療廢物處理能力用在疫情防控的刀刃上,共同筑起牢固的抗疫防線。

而從更長遠角度來看,做好垃圾分類,也是提升公眾生態文明素養、踐行綠色生活方式的應有之義。此次疫情,既是危機也是契機,希望每個人都能認識到垃圾分類和我們的生活息息相關,在處理生活垃圾時都能不厭其煩做好分類,為下一步垃圾分類的全國施行奠定基礎,也為這場新冠肺炎疫情防控阻擊戰貢獻自己的微薄之力。

確保醫療廢物安全處置,加強生活垃圾消毒清運

疫情防控,更應倡導垃圾科學分類

新冠肺炎疫情期間,大家紛紛宅在家中,日常生活、居家辦公、一日三餐都會產生大量垃圾,垃圾增量明顯。同時,大量用過的口罩、一次性手套、防護服等也成為新的垃圾增量,全民防疫之下,用過的口罩該怎么扔?社區生活垃圾處理有何變化?原來推行的垃圾分類是否還在繼續?

廢棄口罩是“醫療垃圾”還是”生活垃圾?

目前,各地政府都出臺了一些相關規定,明確了廢棄口罩的處置方式。

北京:口罩使用場景決定處置方式。北京市城市管理委副主任韓利介紹,在定點醫院、發熱門診、社區衛生站、疑似病例的觀察場所等地點使用過的口罩,應直接投入醫療廢物垃圾桶;北京所有涉疫情垃圾會按照醫療廢棄物來處理,由專業機構按照工作流程和作業標準,集中收集、運輸、處置,不會混入居民的普通生活垃圾。普通居民佩戴過的口罩,沾染新冠病毒風險較低,可以直接投放到生活垃圾分類中的“其他垃圾”桶內,鼓勵用塑料袋扎緊投放;有條件的居民可以對口罩進行初步消毒,比如噴灑75%酒精或84消毒液。

上海:居家隔離者廢棄口罩直接送焚燒廠。上海市綠化市容局副局長唐家富介紹,居家隔離觀察人員使用過的口罩,與其所產生的生活垃圾一并消毒裝袋后,由專人上門收集,直送生活垃圾焚燒廠處理。市民日常使用過的口罩,宜用塑料袋密封后投放在干垃圾容器內,作為干垃圾納入處置系統。

廣東:護理人員口罩作為醫療垃圾處理。1月29日,廣東省住房和城鄉建設廳發布《關于加強廢棄口罩管理做好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防范有關工作的緊急通知》,要求對于疑似新冠肺炎患者及其護理人員,應在就診或接受調查處置時,將使用過的口罩作為感染性醫療廢物進行收集處置。對于普通人日常使用的口罩,按照生活垃圾分類的要求,可直接丟入“其他垃圾”桶,嚴禁回收及分揀。

廈門:口罩用專車運輸,日產日清,不與其他垃圾交叉污染。新冠肺炎疫情發生后,廈門在全市小區改造了口罩專用收集桶,這種垃圾桶上鎖,投放口較小,可有效防止翻檢污染;采用專車運輸,日產日清,不與其他垃圾交叉污染;在焚燒廠開設口罩接收專區,不混入垃圾池待燒垃圾中,到場即入爐焚燒。

疫情之下,生活垃圾消毒分類也不能放松

據了解,北京市目前在口罩用量較大的公共場所如火車站、地鐵等交通站點,以及有條件的街道和社區,設置了專門的口罩收集回收桶,細化生活垃圾二次分揀,防止廢棄口罩誤投。城管委要求環衛作業部門,每天對口罩收集回收桶、各類生活垃圾桶、收集站、暫存點等環衛基礎設施定時進行日常消毒殺菌工作,同時加大生活垃圾清運工作。

1996年就成為北京第一個試行垃圾分類的小區——北京新街口街道大乘巷教師宿舍院,至今垃圾分類從未間斷。疫情出現后,西城區新街口街道就對垃圾桶站加強了消毒,每組垃圾桶每天至少進行2次消殺。作為該小區5名垃圾分類指導員之一的崔湘文介紹,他們主要負責廚余垃圾“破袋”分揀,檢查其中是否混有其他類別的垃圾,然后集中等待統一收運。“其實現在大家都很注意,偶爾有錯分的,主要是餐巾紙一類。”

相關文章

英国韦德官网- 英国伟德国际官网